德州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亨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崔根良挺起中国通信

发布时间:2019-04-11 01:38:25 编辑:笔名

亨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崔根良:挺起中国通信行业的脊梁

作者:滕继濮黄亮 来源:中国科技

图片来自互联

人物档案: 崔根良中国通信企业协会主任委员、中国线缆商会轮值会长、海峡两岸光通信产业联盟副理事长、江苏省十届政协委员、江苏省工商联副主席、江苏省慈善总会副会长、亨通集团创始人,先后荣获全国劳动模范、通信产业年度人物、中国光纤光缆30年风云人物,中国光电线缆行业领军人物、中国信息产业年度经济人物、中国信息产业十年风云人物等,连续八次随同国家主席出席APEC峰会。

他信守产业报国理念,打破国外技术封锁,打造了我国拥有光棒核心技术和自主知识产权的民族企业,抢占了行业制高点,支撑起了中国通信行业的“脊梁”。

他认为,大企业搞研发,既是也是义务。

他求贤若渴、视才如命,汇聚了行业内的诸多重量级人物。

要写崔根良,得从光棒说起。

“这不是利益问题,关系到我们如何在世界上立足!”

当崔根良6年前做下那个自主研发光棒的决定时,很多人都睡不好觉:

他的管理人员睡不好,因为风险大,国内同行失败案例比比皆是,而且投资巨大,这一花就是6个亿;

他的科研团队睡不好,事实证明确实如此,为冲上世界通信技术顶峰,200多名研发人员,屡试屡败、屡败屡试,熬了1500多个日夜;

外国人睡不好,尽管当时处处受到国外“封锁”的崔根良是从零开始,但之前他已经将我国光纤价格拉低了近90%;

他自己当然也睡不好,因为专家院士们告诫他,国内从上世纪70年代就研究,国家花了不少钱,但终还是没能拿下,什么时候能搞出来根本没底,没必要冒险。

但崔根良决心已定,“光通信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看人脸色谈何发展?中国没有光棒将危及光通信产业健康发展,这不是利益问题,而是关系到我们如何在世界上立足!”

光棒即光纤预制棒,是制造石英系列光纤的核心原材料,是光纤通信的核心技术产品。在整个光通信产业链中,光棒集聚了70%的利润。

但长期以来,这项核心技术一直被美国、日本等国牢牢掌控,造成国内90%以上光棒依赖进口。“现在60元每芯公里的光棒,当时从国外进口要1000元每芯公里!”崔根良告诉,正是这根“卡脖子”的棒,使中国广大光纤用户不得不承受高额的消费负担。

2006年,崔根良力排众议,实施6亿元光棒研发项目热浸塑钢管厂家
。接连几个月带队到世界各地考察,但当时无论研发设备、试验材料,还是工艺、路线、参数,国外对中国全部实行封锁,崔根良和其团队只能从零开始。

终于,2010年的一个清晨,崔根良在车间亲眼看到了自主研制的根光棒,后只淡淡说了句:“今天我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随着光棒的研发成功,价格再次被拉低近40%,这为百姓光纤到户创造了极有力的条件。

正是崔根良的果断决策,使亨通成为中国掌握光棒技术及自主知识产权的民族企业,打破了国外对中国的封锁。此后,在崔根良的主导下,该企业相继完成了光棒产业化流程设备、制造工艺及软件控制的自主研发,从80毫米向120毫米、150毫米、180毫米、200毫米大口径及大长度预制棒及配套拉丝技术不断冲刺。

目前,其光棒产能已占国内市场的四分之一,并实现向高端产业的转型,为我国光通信发展赢得了主动权,使中国在全球光通信领域拥有了话语权。

“其他方面可以省,但科研投入一分也不能省”

“必须要有杀手锏——产业核心技术与自主知识产权。”崔根良说,企业不仅要面对国内数千家企业同质竞争,而且还要与巨头展开搏击。

也正因此,“科技创新贯穿始终”成为崔根良发展决策的主旨。

研发光棒仅是创新的一个缩影。喜欢上下载电影的人大概并不知道,目前市面上使用的普通五类电缆,传输频率为每秒100兆。由于络中各种设备与关卡阻碍,真正能享受到的速度大打折扣,下载一部600—700兆的电影需要近半小时。而崔根良主导研发的七类电缆,传输速度是普通电缆的6倍,理想状态下,下载一部600兆的电影只需1秒钟。

崔根良对科技研发和自主创新的重视程度与日俱增,目前,研发费用占其营业收入比重达3.5%以上,每年奖励科技人员经费就超过2000万元。

关于创新发展历程,崔根良深有体会:“创新研发总是有风险的星力手机捕鱼游戏
,在成功之前,其实就像爬山,越往上走,困难越多,心里可能也越没底。但在我看来,大企业搞研发,既是,也是义务;既是应对自身的发展需要,也是为其他中小企业作出表率。”

“其他方面可以省,但科研投入一分也不能省。”在崔根良的创新战略的指导下,FTTH抗弯曲高强度单模光纤产业化项目;风能发电、核电等特种电缆技改项目得到中央资金资助;国内规模、电压等级的超高压及海缆生产线建成……

近年来,崔根良看准国家发展战略,一大批高科技产品“上天入地,钻山过海”,应用到高铁线、高压输电、石油平台、卫星发射基地、三峡大坝、首都大剧院等领域和国家重点工程,“目前已形成‘光棒——光纤——光缆——光器件’的完整产业链,并实现由单个产业链向多个相关产业链的转型发展”。

“1亿元!这不是投入,是信任”

崔根良重才爱才,尤爱科技人才。

有个小故事。1994年,崔根良引进了个大学生,为了让来自湖北、听不懂江苏吴江本地方言的大学生消除在异乡的陌生感、尽早融入,崔根良要求员工在厂区内尽量说普通话。

有个大数字。李苏明原是上海电缆所研究员,国字号科研机构技术专家。认识崔根良,纯属偶然。1998年,崔根良带团赴日本购买设备,需要一个既懂专业又懂日语的专家随同翻译。经人推荐,李苏明与崔根良见了面。

在日本期间,李苏明发现崔根良对专业知识非常熟悉,两人因此经常攀谈,结下了友谊。此后,在与日方公司谈判的过程中,李苏明放开胆子讨价还价,并运用专业知识迫使日方让步跳跳鞋批发
,争取到了很多优惠。崔根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回国后,李苏明还把上海业内的一些信息告诉崔根良,并对其在上海的发展设想提出了建议。崔根良见李苏明是个难得的人才,便诚邀其加盟,并拿出1亿元请李苏明主持创办上海亨通公司。1亿元!李苏明傻了,“崔根良居然这么看重自己。1亿元!这不是投入,这是信任。”

副总经理李自为,对崔根良的爱才是感同身受。“1994年,当时我在厂里负责设备安装和维护。有一次,专家组来厂里实施一项重要的技术认证。隔夜,却因为操作失误,我烧坏了自己刚修好的设备电路板,以致影响了第二天的专家组验收。”李自为说,正当他内疚自责,准备卷铺盖走人时,是崔根良极力挽留了他这位厂里早来的大学生之一。

崔根良制定“引得进、留得住、育得出、用得好”的用人方针,以“打造一代比一代强”的团队为目标,一个个罗线缆世界里的精英。他提出“以用为本”、“有作为就有地位”、“赛马不相马”的用人理念,推行岗位竞聘制、述职评议制等优胜劣汰机制。

崔根良就是这样求贤若渴、视才如命。从拥有个本科生、个名牌大学毕业生到个研究生、个总工、个教授级高工、个MBA、个海归,再到汇聚行业内诸多重量级人物,无不凝聚着崔根良的心血。

如今,在其人才队伍中,中高级职称人数已超300人,硕博士学历的突破100人,还有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省部级工人发明家、劳动模范等人才30多名。

■背景阅读

1991年,崔根良临危受命接手时,面前只是一个负债百万元、仅有几间破厂房和淘汰机器的七都农具厂。通信兵出身的崔根良,打算做通信电缆这个行当。

如今的亨通集团是从事光纤光缆、通信线缆、电力电缆、光器件生产和制造的国家大型企业,拥有包括2家上市公司在内的34家子公司,产业遍布全国八个省,产品远销8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中国企业500强、中国电子信息百强、创新型企业。2011年该企业销售突破200亿元,实现了金融危机以来的逆势增长。

他从引进到消化,从制造到创造,成功打破了国外技术封锁,使亨通成为中国拥有光纤通信核心技术及自主知识产权的本土企业。20多年来,崔根良完成了从退伍军人到线缆大王的转型,从本土向国际领军人物的跨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