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环球时报:谈学习日本别自诬中国

2018-12-12 22:36:53
环球时报:谈学习日本别自诬中国 刘建平 环球时报环球网讯 近一年,随着中日关系变暖,国内一些媒体刊发了很多主题为“学习日本”的文章。

细读后发现,某些文章提出的“学习日本论”的逻辑基础有些问题:即在主张“学习日本”的同时,竟然以“我们”的名义自诬中国人“仇日”,要求中国人民“放弃仇日”、“放下大国国民身价”来“虚心向日本学习”。

与上世纪90年代以来有关中日关系和日本认识的“超越历史论”、“新思维论”相比较,这种“学习日本论”的逻辑更加混乱甚至荒唐。

尽人皆知,近代以来中国的主流思想从来没有否定过向外国学习。

自中国被列强侵略以后,从向西方“师夷长技”到学日本“咸与维新”,从“以俄为师”革命建国到今天要学习“人类社会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建设“学习型政党”和“创新性国家”,中国人学习外国从来都没有精神障碍。

所以,教训中国人要“放下大国国民身价”来“向日本学习”,实在是令人摸不着头脑。

仅从学习的意义而论,“学习日本论”提出的是一个伪问题:虽然中国不能接受日本保守政治势力美化侵略战争和躲避战争责任的言行,但从来没有否定学习日本和日本的现代化文明本身。

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有人把互联网上某些对日本发生地震的“喝彩”放大成“仇恨运动”,严厉地批评说:“仇恨只会蒙蔽我们的眼睛”,使我们看不到日本已从“军国主义”转变成了不乱扔垃圾、遵守公共秩序、不拖欠贷款等等“文明”得“可怕”的民族。

“简单的痛恨让我们疏忽了日本民族的‘可怕’,让我们失去了从他们身上汲取养分的意识,让我们忘却了自己历史血液里曾流淌的荣光。

”在这里,“学习日本”成了改造“我们仇日”思想的手段。

中国固然广泛存在着对回避侵略战争责任的日本右翼势力的批评;但是,把由此产生的对日本的负面看法或者少数人的情绪性反应指为“仇日”,并主张通过“学习日本”改造“仇日”思想,以使中日关系改良,就使得立论产生概念毛病和逻辑混乱了。

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所谓“仇日”和“反日”、“侮日”、“排日”一样,是日本帝国主义者在二战前就制造出来的说法。

这些说法是对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抵抗侵略的污蔑和煽动日本民族主义的话语。

战后至今,日本保守政治特别是右翼权势仍然在使用它,把亚洲的战争受害国人民对日本美化侵略、否认战争责任言行的批评,故意转化为民族、国家间的对峙。

因此,作为战争受害国的人,使用“仇日”的概念,既是知识错误,更是道德自诬。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即便有一些人因为日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