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文学 他心中的香格里拉

发布时间:2019-09-14 08:39:10 编辑:笔名
201 年10月17日,正值金秋季节,我欣喜地得到陈玉杰先生赠与的《心灵的守望》诗文集。这本诗文集共分五辑,前四辑的《情愫祖国》、《情系矿山》、《情缘岁月》、《情韵古风》是诗歌,共6 首(其中格律诗1 首);第五辑《情笔遐想》是散文和随笔,共20篇。这是一本兼诗歌和散文为一体的合集,虽然只有185页5万字,还走不进“砖头型”大作的行列,但与大作相比,也有只要是小花,一样绽放美丽的内涵。
我拜读玉杰先生的诗文集后,为作者多年来用心灵的坚守得到的收获而欣慰,更为抚顺和矿区文坛再添一株新绿而欣喜。与此同时,深深地感到一位哲人所说“凝神达至美,会心成独境”的结论,用在作者的创作心态和创作过程是为贴切的了。几十年来,作者一直坚持把文学作为自己心中的香格里拉,把创作作为欣赏香格里拉的过程。正向作者为诗文集所作,题目为《为新时代放歌》的序言中所表达的:
“生活在这样一个新时代,怎能不为之鼓舞、纵情歌唱,歌唱盛世中国,歌唱美好生活,歌唱亲情、友情和爱情。”
在《心爱的党徽》这首诗中,作者艺术构思于小物什,落笔于大信仰;写出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对党徽的敬仰和珍惜,把党徽代表的伟大、高贵、严肃的内涵,表达得淋漓尽致,读后很受教育和警醒:“戴在身上/不如黄金显贵/佩在胸前/不是高雅点缀//敬她/有一份责任的承诺/爱她/是一种信仰的追随//阡陌纵横/她是坐标/人生经纬/靠她定位/行为轨迹/用她导航/清廉贪腐/她来校对//你问她是啥/她是心爱的党徽。”作者用诗歌给读者上了一堂生动、言简意赅的廉政教育课,通过诗歌的艺术魅力产生四两拨千斤的政治效果,是文集中一首上佳的政治抒情诗。《偷看》是作者写的一首爱情诗,在煤矿井口的光荣榜前,姑娘趁着天空还没完全放亮,借着灯光和星光,悄悄地来看光荣榜上有没有自己的心上人:“十二寸的劳模像贴满画廊/情人的眼睛就是尖/目光一下就落在他脸上//真是他/这粗心的傻郎/当劳模为啥不对我讲/昨天人多没敢来看/害得我一夜胡思乱想//姑娘心里正在责骂/忽然听背后脚步响/一回头,他和师傅们正要下井/羞得姑娘,低头跑回总机房。”诗中一个“羞”字和一个“跑”字,让我们知道这是一次充满心跳的爱情“偷看”。而生活告诉我们从心跳开始的爱情,才是爱情;从眼热开始的爱情,只是买卖;心跳的动因是爱慕,眼热的动因是盘算。一首紧扣那个时代的爱情抒情诗,就在作者架构的一个“偷看”片断和几个细节的视觉场景中,让读者感受到煤矿青年男女的恋爱环境离不开矿山、恋爱内容也离不开煤矿。是煤矿用她那黑色、固体的乳汁,哺育出一代又一代煤矿的儿女;又是煤矿的儿女,用他(她)们的智慧和力量,一代又一代让煤矿焕发出勃勃生机,昂然屹立在祖国蓝天之下。煤矿儿女的恋爱,少了花前月下,但多了奉献和热爱;少了虚情假意的甜言蜜语;但多了心心相印的信任和理解。《春天的矿山》,作者把已过百年的煤矿因资源萎缩而转型,看作是“又一次萌芽/萌芽了新的希望”,在思路决定出路的现实面前,作者看到的是,在抚矿集团领导正确、大手笔的决策下,改革让“鲜花与油花争芳斗艳/锣鼓与雷电共鸣惊天/炼塔与吊塔交相辉映/约厂与电厂毗邻比肩。”经过转型的涅槃,煤矿“又一次绽放/绽放了琥珀花蕾/又一次芬芳/芬芳了新城家园/又一次跨越了崭新的高度/又一次沸腾了幸福的心愿。”作者作为抚矿集团的一员,目睹了矿山几十年的发展,亲身经历了矿山三十多年的变迁,深切地体会到,百年老矿山,只有转型才能求发展,才能为矿山插上腾飞的翅膀,才能青春再现。一想到这些,看到这里,作者就诗情泉涌,意行笔端。《我和我的矿山》、《我为你干杯》、《我为你骄傲,抚矿》、《集团栋梁》、《把酒挥笔写春秋》等篇什,从抚矿集团的决策层、执行层和项目层,进行了全方位、立体式“扫描”,写出矿山发展的前因后果,向读者传递出抚矿集团“声驱千骑疾,气卷万山来”的奔腾气势和必胜的信心;描绘出未来的百年矿山,像蓬勃昂然的春天,繁花似锦,骄阳正艳。永远地“祝福你――矿山/我爱你—矿山”,这正是作者写在诗句中内心的真诚表白。真正意义上的诗歌,不仅是精湛的语言和优美的情思,是丰富的想象和深刻的哲理,而且能够在神奇的语言词汇和独特的意象组合中,包容着丰富的文化积淀和新鲜的审美发现,以及作者的文化认同与心路历程和超越意识。艾略特曾说过好的诗歌应该“质朴、真率,没有感情上的摇曳不定”,作者的创作达到了艾氏所说的标准,读者可通过阅读而感受之。
作者创作的第五辑《情笔遐想》,从数量上看,20篇仅为诗歌数量的三分之一,但作者所下的功夫,进行的谋篇布局,产生的文学艺术效果,与诗歌部分可谓是平分秋色,伯仲之间。总体看来抒情奔放,视野开扩,跨越时空性强,情以物迁,意随景变,随意撷取,无不惟妙。构成每一篇散文,都是作者一滴滴精选出来的珍珠,更是作者用感情攀援文学艺术高峰留下的步履。作者写春天、写秋天、写冬天,对经过、见过和听过的见识见闻,均有顿悟。在当今很多人在为自己,也在为他人“创造”一个急功近利的时代,人们似乎只在意挣钱而每每忽略了大自然的四季、内心的风景和生活的本真,但作者能以心灵的守望者,虔诚地安然于把写作当作欣赏香格里拉的过程,其情之浓,其意之真,文集中的岁月可鉴,描绘的山河为证。作者笔下的春光秋色,林山海浪,可以说是以作家的审美观而观察和感悟到的。一事一物,一山一水,作者都能做到触景生情,心入于境。文学创作对创作者所要求的创作“规律”是,必须作者自己首先动容,而后才有可能写出让读者动心的作品,也就是古人所云的“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作者在《悲怜海南女》一文中,把在当地司空见惯,而对海南之外的外人感到有趣,但是只知其然,不知所以然的女劳男逸的风俗习惯,进行了认真考察,从而写出:“后来听说了这种风俗的由来,才多多少少的有些释然。早海南岛大多是渔民,男人由于常年在海上打鱼,每次出海都可能是生死离别,常常走了就可能回不来了,甚至连尸体都可能见不到的。所以男人每次捕鱼回来,女人都心疼地宠着,爱着,不让自己的男人干一点活。男人也就只有白天喝茶聊天,晚上搂着老婆睡觉了。”作者这种见今溯古,古今交融的映衬用笔,使文章悦目入心,回味起来更加富有情趣。
清新的是记忆,老去的是时间。
我非常赞同一位作家这样的观点,他认为散文是一种“自我”意识极强的文体,容不得没有个性与“自我”。没有“自我”的散文,没有个人真实独特的感情展露的散文,就谈不上能打动读者一说。《春醉》简洁亮丽,绘声绘色。先从地域上写,“春天,先是在沟旁墙角,微露鹅黄,继而乡野山峦,尽染翠绿;万紫千红,满园花香”,再写春天里灵魂的小小飞物,“蜜蜂唱着情歌,叙述一季的相思;蝴蝶跳着伴舞,排遣一冬的孤独”,挥笔写出“煤城醉了。浑河水欢乐扬波,盛赞沈抚春似锦;高尔山昂然额首,鸟瞰满乡花满坡”。我喜欢作者这种体物入微、托物言志的散文。多了“物”,并非多了隔阂、多了多余,而是它会使美的更含蓄、更蕴藉、更多了阅读的品味。同时,又会使美更深刻、更有哲理。因受篇幅所限,更多的、本应用更长的文字叙述加以点评的散文,也就此打住。
诗歌和散文,之所以与其它文学体裁一样有用,是因为它能限度地让作者产生的情感和具备的艺术创作魅力,通过一支笔,一腔创作 ,成为为人民大众喷发悲愤的胡笳,倾吐哀愁的箫管,追求光明的翅膀,探索真理的浮槎,建设乐园的蓝图,装点江山的花朵,讴歌幸福的唢呐,抒写爱情的竹笛……一本诗文集,是玉杰先生几十年来生活和工作轨迹的文字珍藏版,也是他内心真实的写照,读毕整个文集,让我静静地看到了作者思想内在的深度,感情真诚笃直的厚度,热爱生活的广度。
祝“半生附雅半书生,一只拙笔一《守望》”的玉杰先生,在这个黑白割昏晓,悲欢为世间的现实中,向过去一样,对文学知之愈深,爱之弥坚。
文学,玉杰先生心中永远的香格里拉。

共 19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题目比喻,写出了陈玉杰先生对文学的纯真感情。文章扣住陈先生的文集《心灵的守望》进行解读,解读了诗歌,解读了文章,让我们看到了这本文集的思想内容,看到了作家的执着的文字追求风格,看到了作者对文学和精神的探索。这篇书评还有一个可贵之处,就是在文章赏析中,揭示出了一些写作观念,这又能给读者以另外的启迪。【编辑:春雨阳光】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 10290014】
1 楼 文友: 201 -10-28 18:58:10 心谢编辑老师鼓励,今后努力。紧握请问小便发黄怎么办
灯盏生脉胶囊效果
治血管性痴呆的中药方
9个月宝宝大便干燥硬球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