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我有一棵世界树 第三百九十九章 滚回去!

发布时间:2020-01-16 23:44:05 编辑:笔名

我有一棵世界树 第三百九十九章 滚回去!

一件事的说法,可以有千万种。立场不同,因果不同,给人的看法就会不同。

若以熊月圣者的说法,那么他前来擒拿庄夏,是“热心”,哪怕越矩,也是功过相消。

至于折辱庄夏,夺取吞天炉和红尘图,也不过是手段。

而想要斩杀庄夏的行为,也只是过激了。

这熊月圣者是不是这么想,还是出自私心,就真说不清。

若以庄夏之前的说法,那则是熊月圣者杀人夺宝,无关无权的他这么做,目的显而易见。

没有压迫就没有反抗,加之红尘图刚才在熊月圣者手中,可以作证。

如此说来,庄夏与他的,少也是五五开,甚至四六分。

但是,庄夏突如其来的“供奉”身份,就让熊月圣者措手不及了。

场面局势,瞬间反转。

因为这个身份为前提,那么庄夏就是造州司的高层,属于内部人员。

身为造州司高层的庄大供奉,和于家人的冲突,就成了于家人冒犯,庄夏怎么也不该坐牢的。

而庄夏被熊月圣者袭击,所谓的捉拿“逃犯”,就更说不过去了。

甚至于,这是对造州司的挑衅,想要击杀造州司的高层,行为性质可想而知。

熊月圣者见到这块令牌,脸都黑了。

若庄夏造州司供奉的身份确认,那么一切的过错都在他,而且罪加一等!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原本稳稳当当的事,会变成这样。

潜入大牢,击杀庄夏夺得宝物和机缘,然后悄然而去。

至于庄夏的死,也可以轻飘飘的以一句“越狱被我发现,杀了”而结束。

多么完美!

可怎么会,怎么会成这个样子!

望着庄夏脸上的嘲笑,熊月圣者恨不得一掌拍死他!可他不能。

熊月圣者脸色涨红,气愤道:“上神,这块令牌是假的!

造州司怎么会有如此年轻的供奉,不过元神修为。

肯定是他伪造的令牌,想要蒙混过关!”

力神摄过令牌,看了看。

特殊的材质,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单单这块令牌,就价值不菲。

又看了看令牌上的名字,果然刻着“庄夏”二字,文字虽然娟秀轻柔,像是女子,可这枚令牌确实属于庄夏所有。

而关键的,是令牌上的特殊印记,淡淡的印章却显露丝丝缕缕的威压。

这一切,都证明庄夏所说无误,他真的是造州司的供奉。

只是力神同样无语,谁这么乱来,给一个小家伙造州司供奉的令牌?

这样的令牌,整个造州司都没几个人拥有,而仁圣就是其中一员。

看着熊月圣者眼巴巴的目光,力神却凶着脸,让熊月圣者的希望都没有了。

“这令牌确实是真的。”力神淡淡道。

“我都说了,你还不信。”庄夏冷哼。

同时他心中侥幸,火火无意中送的这块令牌,竟然起了大作用。

当然,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和熊月圣者直接对上。只是也会损失吞天炉和红尘图这两件重宝。

“月熊,你还有何话可说!”力神逼问道。

熊月圣者脸色由红变白,苍冷无力,这一次,他输了。

输给了庄夏,这个小小的元神小修士。

但他还是尽力减少,开口道:“上神,我根本不知道他的身份,只当是热心擒拿越狱逃犯。

不知者无罪,望上神理解。”

力神却是目光如电,喝声如雷:“事到如今,还敢狡辩!”

说着,力神一手伸出,狠狠抽在熊月圣者脸上。

啪!!!

一掌之下,熊月圣者踉跄两步,跌坐在地上。

这么多年了,他还是次被人掌掴!

这样的屈辱,让他脸色发青,阴沉的表情都要滴出水来。

可他反抗不得,也不敢生出怨恨。

任何世界,任何规则,都是弱肉强食。

真神,那是凝炼绝世法则的存在,拥有毁天灭地的力量,开辟世界的存在,是尊贵而崇高的。

整个神州不过二十六尊真神,哪怕百位圣贤只在这些真神的地位之下,可实际上在真神眼中,圣者不堪一击。

何况力神在力量上,堪比一些神王,早已是神王之下强的一列。

他如何能比?别说他成神遥遥无期,哪怕成神了,也依旧要退避三舍。

“让你长个教训,造州司的事,你一个外人哪来的胆子插手!就因为你拥有圣者修为吗?

混账东西,若再有下一次,必在人皇面前定你之罪,上一回斩仙台!”

力神的话听的熊月圣者浑身发抖,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吓的,只是唯唯诺诺的答是。

“是我糊涂了。”熊月圣者低头认错。

“给我滚回你的熊王岭!别上窜下跳,哪怕不能突破到神境,只能看着自己老死,也给我老老实实!

就是要死,也只能安安静静的坐化,而别想什么歪心思!”

力神呵斥。

太多修士,在无法突破的大限之期前,都极为疯癫,所作所为一反常态。

饮鸩止渴之事,太多太多人做过。

死前的拼死一搏,他们没有什么顾虑的了。

熊月圣者就属于这类人,力神才警告他。

哪怕要死,也给我老老实实的死!

熊月圣者点头,力神随手一甩,将他扔到不知哪里去了。

“此生,不许再入龙阴!”

只是,庄夏看见熊月圣者离开前,那阴冷的目光,怎么也不相信他。

老老实实呆着等死?熊月圣者会吗?

在庄夏手上栽了一个大跟头,他不报仇?

恐怕只有那些真正的大胸怀之人才能做到,可熊月圣者立身不正,心思阴冷,想也能想到结果。

此时,场中只剩下力神,庄夏,以及于家家主。

力神同样甩袖,将于家家主丟的老远,呵斥:“不当人子!”

这样的评价,简直将于家家主盖棺定论!可想而知,他未来在修士界抬不起头来。

甚至于家,也会因此被排挤,逐渐没落。

如同君主专制时代的帝皇,斥责某个巨贾是奸商一般,结果绝不会好到哪里去。

这个时候,只剩下庄夏和力神了。

庄夏略微郁闷:“上神,难道就这样便宜熊月圣者了吗?我可损失了不少呢。”

力神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他乃是圣贤,地位非同一般,算得上高端战力。

除非造反逆种,否则不会死的。

他今日所做,以他的身份,哪怕行事不端,可也算不得什么。”

庄夏无言以对。

所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只是说说而已。

圣贤的命,和一个元神修士的命一样吗?如何可能。

“掌掴之惩,已经够重了。

何况,你还没交代,你个元神小修,哪来的供奉令牌呢?”力神玩味道。

庄夏打了个哈哈:“别人送了,怕我一不小心死了。”

“神域流出来的东西,你个小小的元神散修,不简单啊。”

力神见庄夏要开口,摆摆手:“别糊弄我了。还有,你虽然天赋不错,能修炼《万劫不灭金身》,可终究没有成长起来。

像熊月圣者这样的敌人,你还是不要招惹,大能与真人的恐怖,都不是你能想像的。

莫不要半路夭折了,那可太可惜。”

能修行《万劫不灭金身》,短时间就参悟诸多奥妙的,少也是神子。

这样的天骄,才能有成神之机,成为神州的撑天之柱。

《万劫不灭金身》,太难太难修行了。可成就,也极为的不凡。

庄夏还想说什么,可力神瞬间消失了,来无影去无踪。

他一离开,方圆千里凝滞的空间都解开,顿时一片喧嚣。

林世长和喻镇象,还有苏魅这个魔女走出,望着庄夏目光炯炯。

硬扛圣贤全身而退,拥有诸多宝物,更是造州司的供奉!庄夏的神奇让他们大开眼界了。

力神所作所为,并没有避开众人,因为这件事需要公开,需要给众人一个交代。

险些就身死,众人不可能不明不白的就糊弄过去。

苏魅一步一摇而来,浑身充斥着妖冶与邪魅,其姿色自不用说,同代中人也是少有的。

庄夏在她眼中,已经十分值得出手,这是少有的猎物。

可庄夏没有理会这几人,当即离去。

他的《万劫不灭金身》刚刚上手,近期正是极速蜕变的时候。

实力就在眼前,其他的都可以放下,容不得浪费时间。

(火车上码字,一摇一晃的很疲倦,但还是写出来了。

感谢坑神ing的多次打赏,太眼熟了,谢谢。)

渭南市蒲城县中医医院
永康市人民医院
成都妇科医院哪家好
浙癜风医院
山西看白癜风多少钱
友情链接